打牌中毒者,墙头满天飞

红蔷薇与黄蔷薇

天下皆白:

懂人心的贤王闪×开花店的精灵刷,私设有,OOC有,且多……


 


吉尔伽美什踏进这家花店的时候正是黄昏,暖黄色的阳光从花店的窗户里斜斜的照进来,照到柜台后面那个黑发店主的身上。


黑头发的店主正低垂着头打理着柜台上的花束。


听到门帘被掀动的声音,黑头发的店主从柜台后抬起了头。


那真是一张漂亮的脸,吉尔伽美什眯起了眼睛。鸦羽一般的黑色卷发向后梳起,还有一缕垂落下来,斜斜地盖过高挺的鼻梁。年轻的店主有一双金色的眼睛,那双眼睛的色泽极易让人联想到蜂蜜和尚未凝结的温暖琥珀,仔细看这双眼睛的右眼睑下还有一颗泪痣,衬得这双眼睛温柔而又多情。


“欢迎光临,尊贵的客人。”年轻店主的微笑温和而有礼,嘴角上扬的弧度都是恰到好处,像是被暖黄色的阳光浸染了暖意。“您需要些什么呢?一束红玫瑰吗?”年轻店主从柜台上的花束里挑出一枝还带着露水的红色玫瑰,鲜艳的红色如同跳动的火焰也像凝结的鸽血,“不过真是遗憾,这玫瑰的色泽远不及您的眼眸艳丽。”


吉尔伽美什挑了挑眉,他听过无数称颂与赞美,而黑发店主的这句称赞意外的很合他心意。“也不及你漂亮。”吉尔伽美什看着那双漂亮的金色眼睛,他向来欣赏美丽的事物,也向来不吝于赞美。


年轻的店主笑着将手中的玫瑰放到盛满清水的玻璃瓶里,“您真是会取笑别人,陛下。”


“你知道本王的身份?”吉尔伽美什并不惊讶,他也并没有想要隐瞒自己身份的意思。


“乌鲁克的居民怎么会不认得他们尊贵的王。”


“你并不是乌鲁克人,”吉尔伽美什走到柜台前,从柜台上的花束里挑了一朵黄色的蔷薇,“你从哪里来,异乡的精灵?”


“承蒙您垂问,”年轻店主的语气恭敬有礼,“我从遥远的妖精丘来。”


“本王听说妖精丘的精灵可以交易给人们任何东西,只要付得起代价。”吉尔伽美什的手指在黄色蔷薇上的露水上点了点,“这是真的吗?”


“并不是所有东西。”年轻的店主回答道,“您需要什么呢,陛下?永生不死的寿命,还是无穷无尽的财富?您已经拥有了一切。”年轻店主修长的手指将几枝初开的白玫瑰拢住,用白色的丝带系成一束,“您想要而没有得到的东西,大概不存在于这世间。”


“世间万物皆为王所有。”吉尔伽美什看着年轻店主的动作,“本王想要的东西,确实并不存在于世间。”


“请宽恕我的无礼,陛下。”年轻的店主抬起头,看向吉尔伽美什红色的眼眸,“您所求的,是恩奇都大人吗?”


“很抱歉我帮不了您,逝去多年的生命无法归来,精灵也无法做到。”店主将那束初开的白玫瑰递到吉尔伽美什面前,“今天是恩奇都大人的忌日吧,虽然无法回应您的所求,但这束花请您收下。不能归来的生命如果知道许多年后乌鲁克的人们还依然他祈祷,唯一的挚友依然希望他能归来,想必也是幸福的吧。”


吉尔伽美什接过了那束白玫瑰。


在接过花束的时候,乌鲁克的王触碰到了精灵修长的手指,温暖的触感从指尖传来。


“冒犯您了,陛下。”精灵收回了自己的手。


吉尔伽美什看着精灵微微低垂的金色眼眸,手指在之前挑出的那朵黄蔷薇上点了点,黄色的花朵变成了黄金的色泽,绿色的茎叶也变成了金黄色。他将黄金蔷薇放在手里端详了一阵,然后放到之前精灵插放红玫瑰的玻璃瓶里。


“这束花是送给陛下的,不需要费用”,精灵看着玻璃瓶里的黄金蔷薇,“况且一束玫瑰而已,远不及黄金贵重。”


“玫瑰本王收下了,这朵蔷薇用来交换别的东西。”


“是什么东西这么贵重?”


“你的名字,异乡的精灵。”


黑发的店主有些惊讶,他抬起头注视着吉尔伽美什,他发现这位乌鲁克的王光辉的面容上并没有半点戏谑的意思。


“迪卢木多·奥迪纳,这是我的名字,陛下。”


“迪卢木多·奥迪纳。”吉尔伽美什重复道,“漂亮的精灵,黄金都难以衬托你的眼睛。”


 


乌鲁克的王第二次踏进精灵的花店,是在一个雨天。


名为迪卢木多的精灵站在窗边,伸出手去接窗外的雨水。


“本王听说,精灵们会在下雨天跳舞。”


“雨水是上天的恩赐,精灵们心怀感激。”迪卢木多转过身,微微俯身致礼,“但那要很多精灵一起,陛下。在下雨天,孤身一人的精灵不能这样做。”


“精灵大多都是群居吗?”吉尔伽美什问。


“是的,在妖精丘,精灵们从树里诞生,生活在一起。”


“那你为什么要离开妖精丘,孤身一人来到这里?”


迪卢木多漂亮的金眼睛里的光芒暗了下去。


“犯了错误的精灵不能再回到妖精丘,陛下。”


“犯了错误?”吉尔伽美什注视着精灵漂亮的容貌,有这样光辉容貌的精灵,就算是犯下了错误也会被人原谅的吧,“是怎样的错误,不可饶恕的错误吗?”


迪卢木多低下了头,“是的,不可饶恕。陛下调查过我的身份,理应知道,我犯下的错误使我再也回不到妖精丘。”


“本王知道。”吉尔伽美什没有计较精灵语气里的不满,“本王也知道你除了漂亮的容貌,还有漂亮的身手,费奥纳骑士团的首席骑士,迪卢木多·奥迪纳。”


“那是很久以前的事情了。”迪卢木多走到柜台后,用手帕慢慢擦干方才接过雨水的手,“迪卢木多早就不是什么首席骑士了,只是个被驱逐的精灵,一生都无法再回到自己的故土。”


“那并不是你的错。”吉尔伽美什说,迪卢木多情绪低落下来的时候,那双金色的眼眸里的光芒也失去了温暖,像慢慢凝结的琥珀,依然美丽,但却失去了温度。


“是我的错,”迪卢木多将散落在柜台上的花枝收拢成一束,拿起剪刀修剪着花枝,“我已经不再是骑士了,但承认自己的错误的勇气还是有的。我也愿意承担后果,这是我应得的惩罚。”


吉尔伽美什的注视着精灵的动作,那缕垂落下来的黑发随着精灵的动作在轻轻扫着他高挺的鼻梁,长长的睫毛低垂着,遮住了金色眼眸里的神色。吉尔伽美什的目光落到精灵右眼睑下的泪痣上,这颗爱与青春女神所赐予的泪痣似乎是精灵前半生不幸的根源。过于光辉出众的美丽自然会获得女性的爱慕,而源自精灵骑士团君主未婚妻的爱慕致使了精灵不幸的命运。


“您今天需要些什么呢,陛下。妖精丘的金橘花怎么样?雨天的时候它们也许不起眼了一些,天气晴好的时候,它们的颜色就像阳光一样,”迪卢木多停顿了一下,“也像您的头发的颜色。”


吉尔伽美什并没有去接那束金黄色的金橘花。


“红蔷薇和黄蔷薇,”吉尔伽美什满意的看到精灵抬起了头,金色的眼睛里因为疑惑和惊讶而重新有了微芒。“本王想要这两种花,破魔的红蔷薇,必灭的黄蔷薇。”


“您是想要我为您效力吗,乌鲁克的王。”迪卢木多的表情严肃而凝重。吉尔伽美什知道他曾经的骑士身份,就必然会知道他的两把魔枪,那是他的武器。


“本王需要一个忠心的骑士,追随王征战四方。”


“忠心?”迪卢木多自嘲的笑了起来,“我吗?陛下,您该知道我是因为什么被驱逐出了妖精丘,又是因为什么永远不能回到故土。离开费奥纳骑士团后我也曾有过新的君主,而结果不过还是一样的。一个背叛了君主的骑士,早就担不起忠心二字了。”


“他们配不上你的忠诚,”吉尔伽美什的语气傲慢而威严,“嫉妒和猜疑蒙蔽了他们的眼睛。”


迪卢木多的眉头微微皱起,他看向吉尔伽美什。


“而本王可以。”


“那么,您要用什么来交换呢,乌鲁克的王。”


“成为本王的骑士,迪卢木多·奥迪纳,作为交换,本王会赐予你信任和属于骑士的荣光。”


吉尔伽美什看到精灵修剪花枝的手颤抖了一下,剪刀的薄刃划破了精灵的指腹。


“我不企求什么荣光,”迪卢木多说,“信任就足够了……”他走出柜台,慢慢单膝跪下。“愿为您效命,我的……王。”


 


在恩奇都离开的第五十年,乌鲁克的人民终于又在他们的王的光辉面容上看到了发自内心的笑意,那双血玉般的艳丽眼眸中不再有阴晴不定的神色,王喜怒无常的脾性也渐渐和缓下来。


人们注意到王的身侧多了一位年轻的骑士,据说那是位为爱与青春之神眷顾的精灵,光辉的容貌和眼角的泪痣让他成为万千少女的心上人。有人有幸目睹过骑士在战场上的身姿,两把色泽艳丽的魔枪在他手中犹如死神的信使,又仿佛有胜利女神的加持,攻无不克,无往不利。


许多人说那位年轻的骑士受到已经逝去了的恩奇都的指引,来到他们尊贵的王的身边,也有人说年轻的骑士是恩奇都的化身,在五十年后回到王的身边,成为王开拓疆土的利剑。


“可笑至极。”吉尔伽美什对这些话做出了评价。


“属下自然不能跟恩奇都大人相提并论。”迪卢木多陪同吉尔伽美什站在乌鲁克如今的边界上,海风吹动着他和他的王的头发。


“恩奇都是恩奇都,”吉尔伽美什说,“你是你。恩奇都是本王的挚友,迪卢木多是本王的恋人。”


“王……”


“你就是从这片海的那头来到这里的吗?”吉尔伽美什问身后的骑士。


“是的,陛下。这片海的尽头就是妖精丘。”迪卢木多伸出手,修长的手指在海风中轻轻拨动着,像拨动着看不见的琴弦。随着他手指的动作,呜咽的海风里传来细微的乐声,像是吟游诗人的竖琴,又像是海妖的歌声。


“那么本王可以带你回到那里去。”吉尔伽美什回头看着骑士,爱与青春之神的眷顾使骑士的面容依然光辉如初,常年征战的岁月也未曾在骑士脸上留下一丝痕迹。


“谢谢您的仁慈,陛下。”迪卢木多微笑起来,金色的眼眸让人想起流动的蜂蜜和温暖的琥珀,“但是,我已经回不去了。”


“迪卢木多·奥迪纳是一名忠诚的骑士,你证明了你的忠诚,你有资格回到那片土地上。不出三个月,乌鲁克的船只就可以到达海的另一边。”


“那确实值得期待,陛下。”迪卢木多单膝跪下,“但是我已经等不到了。”


吉尔伽美什看着跪下的骑士,“你说什么?”


“妖精丘有遍地盛开的金橘花,它们在天气晴好的时候有阳光的色泽,红玫瑰也要更鲜艳一些,不过还是不及您的眼睛,精灵诞生的树上有很多槲寄生,槲寄生的枝条是细嫩柔软的……”迪卢木多抬起头,迎着海风,看向他的王,“那里还有红色和金黄色的蔷薇花,很艳丽的颜色,红色像您的眼睛,金色像您的头发。”


“站起来,迪卢木多。”吉尔伽美什向他的骑士伸出手:“我们明天就启程。你一直想要回到那里,本王满足你的愿望。”


迪卢木多握住王的手,恭敬虔诚的垂下头,亲吻王的手。


“三个月足够了,乌鲁克有最优秀的舵手。等到了妖精丘,由你带本王游历你的故土。”吉尔伽美什看着他的骑士,岁月未曾侵蚀他的光辉,却侵蚀着精灵的身体,曾经他温热的指尖也变得冰凉。“你说过妖精丘有能够治愈疾病的泉水,迪卢木多,属于我们的时间还有很长。”


“妖精丘的泉水并不能延续生命。”迪卢木多抬起头,“精灵的寿命也有尽头,比起无法抵达的故土,我更渴望陪伴在王的身边。”


海水卷起白色的泡沫,拍击在崖岸上,海风里传来遥远的歌声,吉尔伽美什低头看着跪在地上的精灵,那是他的骑士,他的恋人,他在那双金色的眼睛里看到了自己的影像。


“若王想延续爱人的生命,该付出怎样的代价呢,来自妖精丘的精灵啊。”乌鲁克的王低声问着。


“我愿意尽我所能实现您的愿望,我的王。”


乌鲁克的人民迎接他们凯旋归来的王,而远征归来的王血玉一般的眼眸里并没有半分喜悦和欢欣。人们注意到他们的王在看向身旁的骑士时的目光,深沉而忧伤。


那位光辉的骑士可能要离开了。有人这样说着,他要回到他的故乡,远在海那边的精灵居住的地方。


那是王同他的骑士的最后一次远征。


 


吉尔伽美什再一次来到精灵的花店,是踏着刚刚降临的夜色。


他有着光辉容貌的恋人靠在柜台后的躺椅上,苍白的手中拢着一束初开的白色蔷薇花。


吉尔伽美什放轻了脚步,走到熟睡的精灵身旁。花店里暖黄色的灯光将精灵苍白的脸色映出了一些暖意,长的过分的睫毛低垂着,在眼睑下投下一片阴影。


“你要睡到什么时候呢,迪卢木多。”吉尔伽美什低声说着,修长的手指慢慢抚过精灵的脸庞。“本王已经很久没有看见你的眼睛了。”


那次远征结束后,骑士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衰败下去,他再也无法拿起两两把鲜艳的魔枪,甚至再也无法长时间的站在王的身旁。


骑士离开了乌鲁克的宫殿,执意回到了他同王最初相遇的地方。


“当一个骑士失去了拿起武器的能力,再继续站在王的身旁,只可能是王的负担。我不想成为你的负担,吉尔伽美什。”


那是迪卢木多第一次直呼王的名字,金色的眼眸里带着恳求的意味。


“我答应你,迪卢木多。”


吉尔伽美什的手在精灵眼角的泪痣上停留,他漂亮的骑士清醒的时间越来越少。乌鲁克王宫里所有的医师都说他的骑士活不过去年的冬天,常年征战累积的旧伤和耗损使他的骑士甚至不能够有同普通精灵一样长的寿命,伤痛和虚弱不分昼夜的折磨着他。而他的骑士却一直陪伴他到了蔷薇绽放的初夏。


所有的医师都说这是个奇迹,天神眷顾着王,也眷顾着王的骑士。


吉尔伽美什知道,那不是。


那是他的骑士在努力延续自己的生命,尽他所能,实现王的愿望。


吉尔伽美什俯下身,轻轻亲吻了迪卢木多失去血色的唇。


迪卢木多的睫毛轻轻颤动了一下,那双金色的眼睛终于再一次慢慢睁开,看向他的王。


那双眼睛褪去了在战场上的锐利,温暖的金色如同流淌的蜂蜜和尚未凝结的琥珀,在暖黄色的灯光下显得温柔而又多情。


“欢迎光临,我尊贵的客人。”迪卢木多慢慢勾起了唇角,对他的王露出了微笑。


“您需要些什么呢?一束刚开的白蔷薇吗?”


迪卢木多的手慢慢抬起,将那束白蔷薇举起。


吉尔伽美什伸出手,握住了那束花,也握住了那只拿着花束的冰凉的手。


“王想要他的爱人获得安宁,我亲爱的精灵。”吉尔伽美什轻轻抚摸着迪卢木多鸦羽般的柔软黑发,“如果很累了,就离开吧。”


“我承诺过要完成你的愿望。”迪卢木多轻声说着,“我怎么能让你再一次经历失去的悲伤。”


吉尔伽美什血玉般的眼眸中浮现出少见的温柔。


“王想要他的精灵自私一次,他已经为王放弃了许多,甚至放弃了重回故乡的机会。”吉尔伽美什在躺椅上坐下,让迪卢木多将头靠到他的膝上,“王很爱他,他这样勉强自己,王舍不得。”


迪卢木多微笑着,有泪水从他的眼角慢慢滑落。


“外面下雨了吗?”迪卢木多问。


吉尔伽美什抬头看向窗外,初升的月色静谧而温柔。


“是的,下雨了。”吉尔伽美什对迪卢木多说,那双金眼睛里的目光已经开始涣散。


“妖精丘的夏天,是多雨的季节……你如果到了那里,会看到很多精灵在雨中跳舞……”迪卢木多的声音慢慢低下去,“精灵们都很温柔,他们欢迎远道而来的客人……我说的那种蔷薇,生长在密林深处的泉水旁……红色的,像您的眼睛,金色,像您的头发……”


“我已经见过最美的蔷薇,”吉尔伽美什说,“金色的是你的眼睛,红色是你的心。”


迪卢木多努力将嘴角勾起一个弧度,“谢谢你,吉尔……”


“我爱你,迪卢木多。”


那双金色的眼睛缓缓闭上,再也没有睁开过。


 


多年后乌鲁克人们再提起那名有着光辉容貌的骑士时,都会发出一声叹息。他的美貌和英勇被吟游诗人们吟唱,他与王之间的故事也被无数人演绎传唱。


乌鲁克的王终于抵达了海的尽头,他将一红一黄两把魔枪留在了妖精丘的土地上。吟游诗人将骑士的事迹在妖精丘中传唱,那个被驱逐出故土的精灵终于证明了自己的忠诚和荣光。


乌鲁克的王离开妖精丘的时候,带走了密林深处的蔷薇花,红蔷薇如同凝结的血玉,黄蔷薇如同灿烂的日光。王将红蔷薇与黄蔷薇带回乌鲁克的那家花店,插放在盛放有妖精丘泉水的玻璃瓶里。


“它们确实很美。”


“但远不及你的辉光。”


 


 


失败的磨刀练习二……


一开始是单纯的想写开花店的刷子吸引了贤王闪的注意而不自知的一个段子,然后写着写着就不单纯了(也并没有……)依旧OOC的自己都没眼看……



评论
热度 ( 261 )

© 邻家割草机 | Powered by LOFTER